葡京手机游戏平台-官方登录

灰色的“慈善”游走于监管之外

  郭美美微博炫富事件后,国内慈善事业迎来前所未有的一场严冬。 
  在郭美美事件还没有尘埃落定时,一个24岁的女孩卢星宇在微博上透露: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与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发起“中非希望工程”,要在10年之内募集15亿人民币,在非洲援建1000所希望小学。这个女孩是中非希望工程执行主席兼秘书长、全球华商未来领袖俱乐部秘书长。 随着“卢美美事件”升温,慈善话题再次暴晒在公众的视线里。 
  让人遗憾的是,对这两起事件,公众至今都没有得到一个真正清晰的交代。
“一圈一圈把我们套进去了”
  孙先生是山东一家中等规模地产公司的老板,去年7月,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电话那头的人叫王欣,自我介绍说是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工作人员。
  孙先生回忆,对方说世界华商协会是个很大的平台,很多大客商、企业家、名人、贵人都参加这个会议,小企业参加能认识一些人脉,得到自己需求的帮助。 孙先生事后才知道,王欣是在网上找到了他的联系方式。王欣不断给他打来电话,并寄来资料。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资料显示,这个协会拥有众多高级顾问,包括联合国副秘书长、原驻国外各国的大使。经济学家厉以宁等还是这家协会的“经济顾问”。最关键的是,世界杰出华商协会还宣称,能给企业提供“融资”服务,孙先生被打动了。
  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按照级别高低,对理事长单位、副理事长单位和理事单位,分别收取39900元、9900元和3900元的年费;三年期和五年期的还有优惠。孙先生选择的是理事单位,三年总共11700元,打折后共交了6900元,算是正式入了会。入会不到一周,孙先生被邀请到人民大会堂参加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五周年庆典,前提是缴纳代表费5800元。
  到北京后,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人告诉孙先生,代表证只能参加普通的大会,只有贵宾才能参加更高端的会议,由代表升级为贵宾的途径只有一个,就是继续交钱。孙先生又交了5万多元,代表证换成贵宾证。人民大会堂的庆典隆重热烈,孙先生被安排坐在前十排,但升为贵宾后小范围和领导合影的承诺并没有兑现。
  随后,一个叫曾宪忠的副会长找到孙先生,告知还有机会邀请协会主席卢俊卿担任企业顾问,顾问费是三年100万元。曾宪忠从傍晚一直游说到夜里,孙先生最终交了30万元定金。但孙先生回到山东后,公司股东们对此强烈反对,孙先生找到曾宪忠,希望退回定金,但对方已不是先前的口吻。 
  在多次交涉后,曾宪忠提出,退钱不可能,不过可以帮助孙先生融资,前提还是聘请卢俊卿当顾问,并把30万转为一年的顾问费。孙先生只好与“北京杰出华商咨询公司”签订顾问协议,协议中说,孙先生自愿缴纳30万元的顾问费。 孙先生说,聘请卢俊卿担任企业顾问后,没见到过卢俊卿。催得急了,协会工作人员干脆说,孙先生已经被列入协会的“黑名单”。“这时候,我从糊涂中就恍然醒悟过来,就感觉他是一步,一个陷阱,一圈一圈把我们套进去了。” 
慈善只是他们经营的方式之一 
  登录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网站,查不到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任何备案信息。协会大力宣传的“顾问”之一、经济学家厉以宁接受电话采访时说,“根本不是他们的顾问,我不认得他们”。
  根据孙先生提供的地址,记者来到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办公地点——北京海淀区苏州街3号大恒科技大厦。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主席助理石军透露,他们有3万多会员。至于为什么查不到备案信息,石军并没有回答。 协会宣传资料显示,协会注册地是中国、美国、英国。知情人士透露,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实际上是2005年卢俊卿在香港注册的“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有限公司”,股本为1万港元。直到2009年“世界杰出华商协会”才在香港进行社团注册,而此时它已经在大陆活动三年多。
  记者多次联系协会主席卢俊卿,但卢俊卿最终拒绝接受采访。卢俊卿此前接受采访时承认,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确实是在香港注册的,并多次强调是在做慈善,但多名协会会员说,在邀请他们入会时,协会强调的只是人脉资源广泛,后来又增加融资服务,慈善很少被提及。
  在协会的办公地点可以看到,协会牌匾下面还标识着协会的战略合作机构——天九儒商集团。卢俊卿承认,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收取会费和咨询服务费等业务,都授权给了天九儒商集团。根据公开资料,天九儒商集团的法人是李海宁。知情人透露,李海宁是卢俊卿的妻子。女儿卢星宇是中非希望工程执行主席兼秘书长。2006年起曾在协会工作过的员工小李透露,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实际上就是一家家族企业,慈善只是他们经营的方式之一。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也就是天九,是一码事情。它的运作主要就靠会议产业,让客户来参加会议,同时再想办法开发客户。 
  卢俊卿此前否认进行“会议经济”,并自称是“得道多助”。
  曾在天九下属公司任业务总监的刘艳明却证实了小李的说法。米粉店和臭豆腐店都交钱入了会
  刘艳明透露,协会主要是靠卖牌子和证书,包括开会,开始时会议很少,主要是靠吸取会员,2006年时会员价一两百元的都有。 刘艳明提供的内部资料显示,天九公司内部规定,对外都必须统一以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名义联系,不得滥用职务。 对发展孙先生这样的企业家入会,天九公司称之为会议代表开发,开发成功后,开发者和公司按比例分成。收会费和卖牌子是最基本的创收手段,刘艳明还提供了一份内部的《成功客户申报表》。在这里,会员和理事单位的头衔比比皆是,从市长到中学教师,从单位到个人,缴费金额从200元到12万元不等。
  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从个人会员到副理事单位、理事单位、华人理事,再到终身会员,这些繁杂的头衔各有价码,每进一级都要交钱,终身会员收费达188万元。有民间人士曾对华商协会做过调查,有据可查的理事单位就有500家。 
  知情人士说,世界华商协会的会员三教九流、五花八门,什么人都有。除了不知名企业的厂长、经理、董事长,还有湖南怀化的米粉店、江西南昌的一个臭豆腐店。只要交了钱都会颁发头衔。记者拿到2009年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举办的一次会议的内部创收文件,在这份《服务项目清单》中,从与会议负责人同处休息室到代表致辞、嘉宾致辞,到大会发言、颁奖典礼发言,都被明码标价,收费项目多达53项。 
  一份天九公司2010年的内部培训录音显示,过去小范围合影有的收费3万元,有的是2.5万元,有的是2万元,一个会议的项目赞助是70万元、80万元,60万元的较多。现在是38.8万元,20个人就是776万元;再加上100个人按会员标准每人收费58000元,两个加在一起就是1300多万元。 
“说白了就是为了弄钱”
卢俊卿始终否认“借会生财”,但同时承认,大部分会议经济经营者确实行走于灰色地带,“这个市场确实不干净,鱼龙混杂”。卢俊卿强调,这是一种不容易被别人接受的商业模式,并不影响其做慈善。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副局长杨岳却认为,社会组织都是非营利性的组织,像天九公司这样,打着非营利组织的名义去宣传、招揽会员,协会和公司间的操作存在实际上的利益关联。
杨岳说,实际上,它所有的运作行为都是经营性行为,以企业的名义去收费,两家捆绑到一起,牟取不当利益。
  被曝利用社团名义非法敛财的,不只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一家。比如,中国经济贸易促进会冒用国务院侨办等名义,开展“全球华人企业家与政府官员高层论坛”等。 “说白了就是为了弄钱,在香港注册的社团有这个明显的特点。”杨岳透露,截至今年6月,民政部门注册登记社会组织已达44.8万家。而在境外和香港注册的离岸社团在内地基本处于不能登记、无法监管的空白状态。 杨岳说,不登记就意味着不能把这批组织纳入正常的监督和管理,像世界华商协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
  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认为,许多协会选择在香港注册,反映了中国内地在慈善制度建设上有待加强。